未来属于你们(1 / 1)

“无事,我再练会,榕叔叔不用担心。”

李云榕走向林庆,这孩子是个好苗子,需要好好指导。

“孩子,来歇会吧,到榕叔这,你听说过曲高和寡吗?”

李云榕一生都未婚配,看了林宇的孩子,有说不出的亲切。他以前也想成家立业的,可有昆曲,他实在走不开,放不下。

林庆抖落身上的雪花,走到李云榕旁边,“榕叔,这个我知道,它是讲,一个人唱曲子很精妙,周围的人都不会,更不明白,只有他一人唱。”林庆可是一直上学,林宇也会教他些。这他大体是知道的。

“庆儿说的对,开始啊,昆曲凭借优美清新的风格,有别于其他粗浅戏剧,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。可庆儿知道,为何后来会有花雅之争吗?”

“这,还请榕叔指教。”

李云榕也不卖关子,像与林庆分享珍宝一般,滔滔不绝的往下说。

“因为后来像汤显祖一类的人离去了,昆曲的继承者们不懂得创新。循规蹈矩,毫无新意,还用更加高雅的唱法,脱离了群众。这也使得昆曲衰微,走向没落。”

李云榕顿了顿,曾经他的师傅也和他讲过类似的故事。

林庆急了,听不到下文。揪住李云榕的衣衫,立即追问“榕叔,那后来呢?快说呀!”

“后来,昆曲的传承人经过摸索,找到了亲近听众,又保留昆曲特色的办法,还善于向其他优秀戏曲类别学校。这才将昆曲延续至今。

庆儿的唱法便是那阳春白雪,好是好,可我们需要亲近听众,才能将昆曲流传。”

“榕叔放心,我会改正的,父亲也曾说过我的这缺点。”

李云榕笑了,这是林宇的孩子,是昆曲的孩子。

“庆儿,这不是缺点,这其实也可以成为优点。从前昆曲之所以会衰败,是因为没有优秀的传承者。榕叔觉得你可以是。”

林庆得到了李云榕那么大的肯定,显得很开心,“那榕叔多指导我些。”

“榕叔会的,你啊,明日去昆山的学堂学习,下学了再练习昆曲。”

“好,那榕叔您等我与父亲商议后再决断。”李云榕学堂和梨园他都不想放弃。

“不用,榕叔漂泊了大半辈子,这供你上学的钱还是有的。不用告诉你父亲,他一人也不易。”

林宇当年戏团散了后,因为一封举报信,没有其他戏团愿意要他。甚至,他回家乡找工作,也没有人愿意要他。林宇只能做最累的活,前几年用自己的积蓄,还有向李云榕借了些才开了家杂货铺子。

林宇是高傲的。当年那举报他批判民国政府的话,他从未说过,他便即使将面临牢狱也未承认半分。

当年,林宇从那监牢出来,只剩着一口气,是李云榕背着他找大夫的。

这件事,也清楚了,是戏团一个人看不惯林宇陷害的。林宇确实无辜。

林宇的名声坏了,林庆的母亲也离开了,林宇一个人带着林庆长大。日子过得艰难,可也算过得去。

李云榕又继续补充到,“庆儿,你的父亲是好人,他一直顶天立地,行为磊落,相信他。

更要相信自己,你的唱法没错,只是现在没有曲子适合你。你可以自己创造。榕叔老了,这未来是你们的,榕叔看好你。”

李云榕相信,林庆可以改变他的梨园,在他唱不动后解散的命运,甚至昆曲的走向。

这唱昆曲的,不像近来流行的电影,可以拍下来留存。

昆曲的表演,需要一副好嗓音好皮相。李云榕服老,他有离开的戏台的一天。

他希望,他离开的那一天是没有遗憾,是笑着的。